素衣听长风

用手指画画我果然是个渣渣 (っ╥╯﹏╰╥c)

   “你可真狡猾啊…”少年放下怀中逐渐冰冷的尸体,喃喃自语道“你用你的死…剥夺了我的一切,你说,我是不是很亏啊…”
   少年勾起一抹苦笑。
   感情真是一个复杂的东西,竟能让我这种人心甘情愿放弃一切,只为了获得你的一个笑容。
   …你知不知道我爱你啊。
   黑暗中,有一个模糊的人影闪现,温和的眼神一如以前,目送着少年渐行渐远,从黑暗中走向光明。
   …啊,好巧,我也爱你。


一个特别短小的段子~

九尾四

妖界有三位皇,狐皇己死,蛟皇失踪,最后一位灵鸟皇也大限将至。红衣女子凄惨的笑笑。
   “娘,你说的我做到,可是为什么…我的心那样痛…”
   我…错了吗…?

   “娘,你不要死,不要死啊!”一条幼小的蛇伏在一条鲜血淋淋的大蛇身旁,哭得撕心裂肺。
   “我的孩子啊…你要记住…人妖殊途,任何时候都不能对人动情…人是一种可怕的生物…”
   “娘!我不要你死!不要…”
   “不哭,孩子,你要成为这个妖界…地位最高,权力最大的人,那样才不会有人欺负你…你娘我…”
   “不!娘!!!”

每个人都有执念,将他们的执念汇聚成一条线,便是一个故事,一段回忆。【就算这么说,也改变不了你是后妈的事实…QAQ
一完一

九尾三

   白袍男子回到云霄宗,却未见到他的瑶儿,空荡荡的房间内只留下一张纸条一一后山。
   心急如焚的白袍男子未曾多想,便来到了后山。
   后山如此之大,白袍男子寻了许久,终于在一处悬崖边,寻到了他心心念念了许久的瑶儿。
   一身火红如血般衣裙的北冥瑶站在那悬崖巅上,如同一朵盛开的罂栗花,魅惑人心。
   白袍男子微微睁大了双眼,他从未见过穿红衣的北冥瑶,他的瑶儿从来身穿白衣,如仙女一般。
   这般似血的红衣,有些刺他的眼,心中不由得想起将一身白衣都染成血色的狐九。
   “瑶儿,你在那里干什么,风大,到这边来。”压下心中的不安,白袍男子道。
   “这里的风景很美,长风,你过来看看。”北冥瑶似乎没有听到般,轻轻地说道。
   “好,我过去,那危险,你别乱动。”白袍男子边说边往北冥瑶那儿走去。
   感觉白袍男子来到了她旁边,北冥瑶勾了勾嘴角,绽放出一个动人的笑容…
   “长风,你知道吗…在很久很久前,有一个心怀正义的修仙之人在人间游历,他遇到了一处村庄,一只妖,那修仙之人骄傲自满,自以为那妖定是在害人,不留一丝情面,一把除妖剑便的除了那只妖,却不知…那妖即将生出她的孩子,后来,那妖死了,但她的孩子万幸中逃过了一劫…长风,你可知,那个修仙之人与那只出生的小妖,是谁吗…”
   …是…是你。
   白袍男子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发不出一丝声音,也动弹不得,这是中了妖毒的症状…
   红衣女子闭了闭眼,再睁开时,一双泛着冷光的蛇瞳从白袍男子的眼中映到男子的心里…
   轻轻的抽出了白袍男子挂在腰间的那只狐尾,红衣女子目光冷淡,轻轻一推,白袍男子便如白蝶般坠入那悬崖巅下。
   风拂过白袍男子的耳旁…
   你会得到什么,失去什么,天命已定,不可更改,也无法更改。

“小伙子啊,我看你命中带煞,于妖一起,定不会有善果的,要铭记,人妖殊途啊。”

未完…

九尾二

   白袍男子从半空中落下,拾起那条光芒耀眼的狐尾,缓缓抬头,原来冬日的雪也有这般寒冷的时候…冷到人的心里,让人忘却不掉。
   瑶…瑶儿要紧。
   似乎想到了什么心灵支柱,又似乎是什么自欺欺人借口,白袍男子颤抖的手终是握紧了。
   …到底是爱过他一场的人,他将她找个地方…埋了吧。
   这样想着,白袍男子伸出手想拾起那只无尾白狐,可是在远方,有一颗石子被人用力的砸向这里。
   “谁准你碰她!”一声怒吼随着石子从远方传来。
   白袍男子见此收回了手,抬头看,竟只是一个半大的男孩,似乎已在雪地里寻了很久,一双脚都冻得通红发紫。
   男孩见到他旁边的无尾白狐,整个人似乎都没了神采,只有眼睛里的恨意越发越深。
   人类终究是坏的!
   男孩来到了白袍男子面前,抬头死死的盯着他,似乎要将他的模样映入骨血中。
   “人类!我会杀了你!无论你是轮回多少次!无论你在哪!我要你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我要你一一死!”
   男孩凉凉的声音似乎穿透六道轮回,如死神在他耳边轻语,竟让他浑身一阵发冷。
   这孩子日后一定是个大人物…
   白袍男子下意识的摸了摸佩剑,手触碰到那冰冷的剑柄,安全感才找回许些。
   耽搁不得了,天马上就要黑了,瑶儿在等着他。
   白袍男子思至,闭了闭眼,转身投入那夕阳中,他要回去了。
   男孩看着白袍男子渐渐远去,才拖着疲惫的身体来到来到无尾白狐面前。
   眼神刚触碰到无尾白狐,泪水便成串的滴落下来,止也止不住,男孩只好拿手臂遮住眼帘。
   九九说过,他是男子汉,男子汉流血不流泪,不可以哭。
   九九说过,她会给他买一种甜甜的,叫糖葫芦的糖给他吃。
   九九说过,冷的话,抱在一起就不冷了…
   那九九…你冷不冷,我抱抱你…你不要死好不好。
   在夕阳的映照下,只有两只白狐紧紧的抱在一起,仿佛世间没有什么能将他们分开…

…九九,我会听你的话登上狐族之皇的位子,我会替你一一报仇的!

未完…
我…似乎是后妈ಥ_ಥ
@偶一看 你的后续…
@团团团团飞 你的悲剧【什么鬼

不会上色,不会画场景,画完大护法之后,我开始怀疑人生了…ㅍ_ㅍ

血殇

风带着血的气息传入鼻翼,男子皱了皱眉,烦燥的心不断跳动,他恼怒的对着身前不远处的红衣女子吼道“这些人都有什么错,你为什么要杀他们,他们都是无辜的啊!…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红衣女子勾唇一笑,笑容中带着无尽的嘲讽,她轻声说道“我若说人不是我杀的…你可信?”
  “…不信…”男子咬了咬牙,人证、物证都在,她让他如何信她。
  “…呵呵,那你想怎样?杀了我?”红衣女子无所谓的笑了笑,但笑声中却带着丝丝凄凉,他不信她,这四个字如一根刺,深深的扎进了她的心。
  “你以为我不敢?”男子将手中的长剑拔出,锋利的剑在阳光下闪着阵阵白光,白色的光,像一道无形的屏障,挡在她与他之间,她知道,他们再也回不去从前了,就像杯子一样,碎了,即使拼起来,也依旧有裂痕。
  “你敢的话,就杀了我吧!”红衣女子轻声说道,她与他己经没什么好说的了,她是不可能哭诉着告诉他她是无辜,她是被人陷害,她有属于她自己的骄傲…
  你敢的话,就杀了我吧!这句话如魔咒一般,传入了他的心底,杀了我吧…杀了我吧…杀了我…对!杀了她,这一切就结束了!
  男子仿佛陷入了魔障,他拿起剑,缓步走向红衣女子,嘴中不断说道“杀了她!”强烈的杀意不加丝毫掩盖的扑向女子,女子依旧轻笑着站在原地,不说话,也不躲闪,任由男子将剑刺入她的心口,“咳…咳咳…这条命…我…还给你了…”
  五年前,我被人暗算,你救了我一命…
  五年后,我还给你,我欠下的命…

九尾

  在一片茫茫雪域,一抹血色在雪地上缓行,细看一下,是一位白衣女子。
  女子面色苍白,雪白的衣裙上满是鲜血与污渍,尽管狼狈至此,她也依旧挺直着身体。
  真是可笑,她堂堂狐族之皇,拥万年修为,竟也沦落到这般地步。
  “不要再逃了,你逃不掉的,我只是需要你的一尾,你不是九尾吗,失去一尾也不要紧的吧…”在雪域的上空,一位白袍男子望着下方倔强的雪衣女子说道。
  听到半空中的声音,雪衣女子身体颤了颤,沉默了许久,女子仰头望向半空中御空飞行的白衣男子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笑着笑着,女子突然呕出一大口鲜血,身影也再也坚持不住倒在了雪地上。
  “逃?…我为什么要逃?你可是云霄仙尊的大弟子,你想杀的人…逃的掉吗?”女子自嘲般的勾唇笑笑,却带动了入骨的伤口,本因该是痛的,但女子却面容淡漠,痛到麻木,便是如此吧。
  “我不是要杀你,狐九…我知道你喜欢我,但我喜欢的是瑶儿,所以我需要你的一尾救她!你不是有九条尾么?对你来说只是失去一尾,但对瑶儿来说是一条命!”
  只是失去一尾?说的好听,九尾一族,千年才化一尾,一尾便是千年的修为,而她的九尾…早就为了救他而只剩一尾,不然就他们那此三脚猫的修为如何能将她伤至如此。
  “如果我只剩下一尾,你是取还是不取?”雪衣女子面色不改,但说话的语气明显带着一丝期盼。
  竟对他还带着期盼,真是无药可救了,女子似自嘲又似悲凉。
  “别开玩笑了,只剩三个时辰天就要黑了,天黑之前若不救活瑶儿,那瑶儿就真的会死了,所以…”半空中的男子对女子的话并未多想,想想也是,拥万年修为的狐皇着可能只剩一尾…
  但名为爱情的毒药却有可能。
  “…”张了张口,女子似还想说什么,可余留下的悲伤却让女子无法发出一丝声音。
  事已至此,愿随君意。
  白衣女子缓缓闭上双眼,身上闪过一阵刺眼的白光,白光拂过,雪地上只余留下一具拥有毛色暗淡的无尾白狐与一条闪着耀眼光芒的狐尾。
  【纵使我有九尾,可起死回生,却终究输给了“你爱她”三个字上。】

曾经写过的一个小段子(=•̀口•́=)و✧